yobo手机官网

新能源车险如何更“亲民”

新能源车险如何更“亲民”
去年底,我国首份《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专属条款(试行)》(下称“新能源车险”)正式推向市场,意味着数量快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有了独立的保险。时隔10个月,记者走访车险市场了解到,对于新能源车险这一新兴产品,众多车主反映其保费价格相比燃油车更高。而在消费者喊“贵”的同时,险企则面临新能源车险赔付成本高、定价难等问题。  随着新能源车越来越多走进寻常百姓家,如何让保险产品更好、服务更优,既关乎民生,又关乎产业的高质量发展。消费者的新期待  新能源车险上线以来,关于其保费偏高的声音不绝于耳。  去年5月底,太原市民吴滨购买了一辆某外资品牌电动汽车,首年度车险保费6000多元。由于去年出了一次险,保险公司赔偿维修费用1万多元,到今年5月续保时,保费涨到了近9000元。  吴先生介绍,今年续保除交强险外,还包括新能源汽车损失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以及附加新能源汽车道路救援服务特约条款等项目。“相比传统燃油车辆,我感觉保费上涨幅度明显大一些。”  还有新能源车主反映,即便上年度没有出险,爱车的保费也出现了不同程度上涨。车主刘增平去年按传统条款投保机动车损失保险,保险金额约18万元,费用近1500元,今年转投新能源汽车损失保险,保险金额近16万元,保费变为1800多元。他通过对比发现,车损险的保险金额随使用年限增加而下降,但保险费用却上涨了。  部分4S店保险业务负责人透露,总体来看,今年以来新能源车险保费普遍较燃油车保险高一些,报价同比涨幅在15%左右。同等价位的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相比,后者保费报价要高出两三千元。其中,部分外资品牌和国内新兴品牌保费上调明显,如果上一年出险,来年保费涨幅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新能源车主保费都涨了。2019年购买国内某头部品牌新能源车的太原市民于新睿,第一年保费近4900元,因连续保持未出险,2021年降为近3700元,今年续保时保费又下降数百元。他说:“保费与车辆品牌、价格以及近年是否出险关系还是相当大的。”  记者了解到,自2020年9月车险综合改革实施后,传统车险由价格竞争为主转向定价和服务竞争为主,“降价、增保、提质”效果不断显现。据银保监会披露数据,车险综合改革两年来,车主保障水平明显提高,大部分车主保费支出有所下降。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今年一季度发布的有关报告也显示,车险综合改革后消费者车均保费降幅达20%,约89%的消费者保费支出下降,全国车险综合费用率同比下降10个百分点。  伴随车险综合改革深入推进,让新能源车险保费更合理、更亲民,成为众多消费者的新期待。影响保费因素多  省内多家保险公司销售人员表示,新能源车险保障内容发生变化,落到保费上则表现为部分险种涨价的情况。比如,2021年12月专属保险出台前,新能源汽车和传统燃油车共用同一车险条款。如果按旧车险,车辆自燃保障已经纳入车险责任范围,但电池等配件不在保障范围内。专属车险出台后,新能源车险的主险责任将车辆起火燃烧造成的损失和“三电”(电池及储能系统、电机及驱动系统、其他控制系统)、出厂设备等硬件设施也纳入了保险责任范围,并全面覆盖行驶、停放、充电及作业的场景,还为车主定制了一些附加保险,充分保障新能源车损毁风险。  对保险公司来说,新能源车相比传统燃油车出险率高、维修成本高,是推高保费的重要原因。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上半年,新能源车整体出险频率高于非新能源车3.6%,家用新能源车的出险率高于非新能源车9.3%,家用新能源车平均单车赔付金额也高出非新能源汽车2.7%。  业内人士表示,受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较快影响,大部分车主的驾驶习惯还没有调整过来,导致事故率、出险率都偏高。同时,新能源车易碰撞部位传感器多,部分品牌采用车身一体化压铸工艺,电池成本又相对较高,特别是电机、电池、电控“三电”通常绕过4S店直接进行返厂,以换代修现象普遍,这些因素导致车辆维修成本不断上升。  另外,定价也是新能源车险面临的一大难题。据了解,新能源车动力系统与驾驶系统主要以智能电池系统和智能网络辅助系统来支持,保险产品设计需要积累大量数据来辅助决策。由于新能源车险起步晚,保险公司风险数据和信息的积累有限,折旧率、维修费、出险率等关键指标参数不能直接参照传统燃油车,尚未有效建立财务数据模型,产品研发难度较大,这也导致新能源车险精准定价难。  另外,新能源车险还面临一系列风险不匹配问题。比如,较高的电池等核心零部件风险、软件控制和网络安全风险、碰撞和涉水风险、消费者操作风险等,导致条款、费率与风险特征不匹配,保险金额与购置价格不匹配等。为了规避经营风险,抬高保费成为险企的选项之一。各方合力解难题  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达到1001万辆,占汽车总保有量的3.23%。在我省,截至目前,新能源客车保有量22.98万辆,新能源载货汽车保有量1.95万辆,新能源汽车推广使用初见成效。根据国家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到2025年,国内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将达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为落实“双碳”目标、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各地对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扶持力度持续加大。  作为保险业助力“双碳”目标的重要手段,新能源车险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保费规模持续创下新高。数据显示,2021年,新能源车险保费收入超过300亿元,占比为3.8%。  在新能源汽车蓬勃发展中,新能源车险这一方亟待开发和完善的蓝海,正吸引各方力量参与。  中国人保在其披露的2021年年报中表示,新能源车产销两旺,将是未来数年内车险竞争高地。  中国平安也在2021年年报中表示,将积极探索新能源车险专属产品及服务,满足客户多样化需求。  在上市险企布局新能源车险产品和服务的同时,宝马、蔚来、比亚迪等车企也通过设立保险经纪公司方式,纷纷进入车险新赛道。业内人士认为,车企进入新能源车险市场,对于简化理赔流程、设计出风险和理赔更匹配的创新性车险产品有一定优势。作为相关车险的重要推动者和参与者,车企入局对于完善新能源车险产品服务具有重要作用。在此背景下,保险企业应与汽车整车厂商及产业链各环节通力合作,与各方协同确定定损标准、推进数据共享,解决定价难、出险率和维修成本高等问题,共建新能源车保险+服务生态体系。  在采访中,不少消费者也表示,规范新能源汽车售后行为,对于降低保险成本同样重要。要加快制定相关服务规范,使新能源汽车售后服务体系跟上产业发展需要,为消费者带来优质体验。本报记者张巨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